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闻详情

疫情下的中国马术:运动员滞留欧洲、马匹状态成疑、产业全面停摆

作者:天境棋牌-凤凰城棋牌官网-宝都棋牌游戏-爱乐棋牌下载    发布时间:2020-04-13 09:51:23    来源:天境棋牌-凤凰城棋牌官网-宝都棋牌游戏-爱乐棋牌下载    浏览:44
  

  受疫情持续暴发的影响,北京时间3月24日,国际奥委会官方发表声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达成共识,东京奥运会将延期至2021年举办,最晚不超过2021年夏天。

  随着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尘埃落定,对于所有正在进行奥运备战的运动队来说需要从长计议,而对于创造了中国马术发展历史的中国马术队而言亦是如此。

  2019年,在国家体育总局的指导和中国马术协会的带领下,经过各方的共同努力,李振强、刘同晏、李耀锋、张佑和张兴嘉帮助中国场地障碍赛队首次获得在境外举行的奥运会的团体赛参赛资格;华天、梁锐基、包英凤和孙华东帮助中国三项赛队首次获得奥运会团体赛参赛资格。两支队伍同时获得奥运会团体赛参赛资格,在中国马术运动发展过程中同样尚属首次。

  2020年伊始,中国马术队制定了详尽的备战方案,计划在东京奥运会之前,在欧洲参加23场国际马联星级赛事,其中包括国际马联场地障碍国家杯、国际马联三项赛国家杯等多场世界顶级赛事。

  和其他项目不同的是,马术运动是一个需要考验骑手和马匹配合度的运动,而马匹作为重要一部分,却是最大的X因素。根据国际马联的规定,所有参赛的骑手和马匹都需要成功通过资格线才能够参加奥运会。所以参加奥运会的骑手几乎不可能在仅有一匹马、没有后备马匹的情况下备战奥运(一旦获得奥运资格的马受伤,骑手没有第二匹获得奥运资格的马,那么骑手将失去参加奥运会的机会)。

  截至目前,所有已经成功通过东京奥运会资格线年南京青奥会的场地障碍赛骑手李耀锋有两匹马成功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其他所有骑手(场地障碍国家队:李振强、刘同晏、张佑、张兴嘉;三项赛国家队:华天、梁锐基、包英凤和孙华东)都只有一匹马成功达标。

  对于中国骑手而言,原本他们需要利用奥运会前并不充裕的时间在欧洲实现两个目标。第一,搭档第二匹马甚至第三匹马通过奥运会资格线,确保面对风险时拥有更多的可能性;另一方面,通过参加更多高水平比赛,为奥运会积累更多大赛经验。

  但随着疫情在中国及全球的持续爆发,他们的备战进程被完全打乱。春节前,一直在欧洲边读书边备战的李耀锋,由于当时中国疫情肆虐,放弃了回国与家人共度春节的计划。而在目前欧洲疫情肆虐,马术赛事被大量取消,基本训练都无法得到保障的情况下,李耀锋不得不考虑近期返回中国,继续马术的训练。

  而在欧洲疫情肆虐前,刚刚沐浴完西班牙的阳光、参加完一系列比赛的张兴嘉于此前返回比利时的马场。在谈到目前的情况时,张兴嘉说:“现在不敢接触任何人,开始自我防护的安全隔离。”

  春节期间,18岁的张佑首次参加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西欧联赛阿姆斯特丹站五星级160cm浪琴表大奖赛便顺利完赛,并在随后摘得比利时年轻马锦标赛总决赛冠军。他也选择了留守欧洲,并在那里开始了家和马场两点一线的生活。

  在谈到目前的状况时,张佑说,“我现在每天就在家和马场,欧洲很多人并不觉得这病(疫情)有多严重,比利时政府新闻是这么写的,得了这个病就在家里隔离,多喝水和补充维生素C,不用来医院,自己会好的。”

  除了欧洲对待疫情的态度外,更令张佑烦恼的是,原本要去意大利参加比赛,但作为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意大利的众多马术赛事被迫延期或取消,使得自己的参赛计划泡汤。

  两位一直在中国的老将李振强(北京奥运骑手、2019国际马联勇往直前奖得主)和刘同晏(备战东京奥运会中国马术队队长)都暂时延缓了返回欧洲的计划。在欧洲疫情愈演愈烈、签证问题无法解决、众多马术赛事被取消或延迟的情况下,留在国内不失为更理性的选择。

  作为2019年浪琴表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的总冠军,中国骑手额尔登吉日嘎拉原本计划4月中旬赴拉斯维加斯参加总决赛,同时为东京奥运资格放手一搏。但瑞士当地时间3月13日,国际马术联合会、美国马术协会和拉斯维加斯赛事方联合宣布,2020年国际马联世界杯总决赛因不可抗力取消。这是这一年度赛事开赛四十年来,总决赛首次被取消。额尔登吉日嘎拉不仅首次参加总决赛的希望落空,希望借助这项赛事成功通过东京奥运资格线的希望也就此破灭。

  在2019年成功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后,4位已经具备参赛资格的三项赛骑手华天、梁锐基、包英凤和孙华东在接受国际马联专访时,都不约而同的谈到希望至少确保有第二匹马顺利拿到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为东京奥运会提供更多的选择。虽然此时4人目前都在欧洲,但随着大量赛事被取消,继续通过参赛帮助第二匹甚至第三匹马斩获奥运资格、积累经验的计划也将会受到极大影响。

  根据国际马联的比赛规则,三项赛马匹想要顺利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需要成功完成一场国际马联五星级三项赛,或者一场四星级长途赛加一场四星级短途赛。所谓完成,即盛装舞步百分比得分在55%以上;越野障碍不超过11个罚分且用时不得超过最佳用时75秒(如果是五星级赛事则不得超过最佳用时100秒);障碍赛不得超过16个罚分。与此同时,考虑到马匹福利,前一场比赛结束后,马匹必须要至少24天后才可以进行下一场比赛。

  大量赛事被取消,对于顶级马匹竞技状态的保持也提出了更多挑战。比利时顶级骑手尼尔斯布鲁因西尔斯(Niels Bruynseels)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我的顶级马来说,如果隔离期持续太久,那就太糟糕了。他们需要通过比赛来保持水平,三个星期还好,但如果是六个星期呢?”而实际上,6个星期甚至12个星期,赛事都未必能恢复举行的状态。

  对于正在备战奥运会的几位中国骑手而言,如果基本的日常训练都无法保证,那么马匹竞技状态的保持又该从何谈起?与此同时,奥运会延期一年,虽然备战时间进一步增加,但对于欧洲长期签证无法解决的几位骑手而言,能够与马匹磨合的时间依然有限,并且在时间延长的过程中,动辄上千万元的马匹出现伤病等意外情况的概率会进一步增加(一旦严重受伤,恢复起来难度极大,在考虑马匹福利的情况下,很多时候会选择实施安乐死。)而对于完全成熟、今年正值“黄金期”的马匹而言,一年时间或许显得有些太长……

  除了对备战东京奥运会中国马术队产生影响外,疫情对于整个中国马术运动的发展同样产生了巨大影响。

  作为中国马术运动发展的最重要载体——众多马术俱乐部在熬过春节及2月后,部分俱乐部开始逐渐复工,但短期内基本没有新增会员、不能承接人群聚集的活动、很难找到新的收入渠道来源,但马匹的喂养、牵遛、钉蹄、锉牙等各项工作仍需继续,人员的工资仍需支付,同时还需时刻应对防疫部门的各项安全检查……

  而在疫情期间,由于各地采取的封闭隔离措施,导致些许工作的运转出现状况。由于回家过春节的几位钉蹄师都未如期返沪,上海全进马术俱乐部在经过多方沟通后,才得以从江苏海澜国际马术俱乐部觅得一位专业钉蹄师,十几匹马的钉蹄工作才得以顺利完成。

  金伯乐马术学府是由奥运骑手李振强创办的中国时间最悠久的俱乐部之一,他们的相关负责人在过去两个月中一直在进行口罩的购买工作。她说:“虽然俱乐部并未对外营业,但俱乐部100多匹马日常的饲养、牵遛、调教等工作仍需由教练、马工、兽医、钉蹄师等专业人员负责,保守估计我们一个月的医用口罩消耗量也要800个,在此前一‘罩’难求的情况下,她通过各种朋友关系和渠道进行口罩的购买工作。”

  在金伯乐马术学府工作,春节回新疆过年的木拉得力在重回马背上的那一天发了朋友圈,并配文“好久不见”。在聊天中,他说:“哥,你知道我被隔离了多久吗?整整45天,我真的要崩溃了,如果再多关我几天,我精神就要出问题了。”

  而作为马术产业链条上的核心环节——马术赛事在此次疫情中不可避免的成为“重灾区”。原定于2月22日-23日在广东金伯乐马术学府举行的2020年中国首场国际马联星级赛事——第22届金伯乐杯CSI1*国际马术场地障碍赛在2月3日已做出延期的决定。

  过往几年,广东和上海的区域性赛事在2月或3月已全面启动,但今年尚不知首场比赛何时可以举行;原定于4月30日-5月3日在天津举行的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和5月8-10日在上海举行的五星级上海浪琴环球马术冠军赛(LGCT)都将延期;原定于5月22-24日在成都举行的西南地区首场国际马联三星级赛事,同样不得不延期甚至面临取消的可能性……

  由于赛事延期后的确切举办日期无法短期内敲定,已经在2019年便开始进行的新赞助商谈判工作也难以继续正常推进。一位赛事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已经基本敲定的赞助合同由于疫情的原因而变得不明朗。一方面,新的办赛日期不能确定,赞助商无法推进赞助事宜,在赛事能够延期举办的情况下,是否继续赞助不得而知;另一方面,赞助商在疫情中同样受到影响,原定的赞助金额是否能够实现也不可知。”

  一些原定在下半年举行的国际马联星级赛事的组委会对于赛事能否如期举办同样感到忧虑。“国际马联对于星级赛事有外籍裁判和外籍骑手的要求,如果全球的疫情迟迟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届时能否邀请外籍裁判和骑手到中国参赛,亦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一位负责人如此说。

  除了赛事和俱乐部外,马术产业链条上的其他相关企业亦在艰难度日。一位从事马厩、障碍生产的企业负责人谈到:“原本计划节后复工,但受疫情的影响,赛事、俱乐部的购买、租赁需求被压缩,尤其是赛事的大量延期和取消导致主营业务大量缩水。但团队的几位核心技术人员又必须要留住,这种‘只出不进’的状态也不知道要延续到何时。”

  对专业队而言,虽然各项工作在疫情期间仍在正常运转中,但需要向相关部门实时同步汇报队伍的“一举一动”。一位省马术队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每天的训练都在进行中,但我的很多时间和精力都在和相关监管部门进行对接沟通,尽最大努力确保疫情期间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的情况。”

  在谈到目前的状况时,马术领域的很多从业人员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在所有一切尚不明朗的情况下,活下来是当务之急。